因为他们比谁都渴望脱离原来的低端群体

2020-08-22 16:00

对于品牌的现状,阿迪王一位负责人表示,公司创立之初确实被称为山寨品牌,但经过近年来的发展,产品在三四线城市已经很受欢迎。而这正是草根品牌的营销模式,有了知名度,自然会带来销路。

据一位体育品牌从业人士表示,耐克在保证高端产品的基础上,增加了相对“平价”的产品,目的就是竞争中端市场。同时,大量开设工厂店(即折扣店)。据报道,耐克今年将在中国开设40至50家工厂店,覆盖范围将从一线城市扩展至二三线城市。

但除了有吃官司的危险,草根的营销模式也会带来问题。资深品牌行销专家张发松表示,“当这些群体(指消费能力低的消费者)一朝发达之后,几乎无一例外地选择抛弃原先消费已久的草根品牌,加入到国际成熟品牌的消费大军中,因为他们比谁都渴望脱离原来的低端群体,脱去身上的草根气息。”

业绩下滑,让两大公司大量关闭门店。安踏表示,今年公司将减少475家至575家门店,而李宁去年一年就关闭了1821家门店,平均每天5家。

如果你不是一个体育迷,不知你是否听说过“阿迪王”这个品牌。但看到这个品牌,很多人或许会多少联想起阿迪达斯。正因如此,阿迪达斯从2008年就状告“阿迪王”侵权。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阿迪达斯状告阿迪王侵权案双方取得和解,双方初步达成和解协议,以“阿迪王”为标志的商标将不再出现。但阿迪达斯和阿迪王的相关人士都表示,相关案件仍在审理之中,和解协议尚未最终确定。两个品牌的争执让人联想到不久前迈克·乔丹起诉乔丹体育侵权一案。目前,本土运动品牌虽然声势浩大,但其所面对的压力,已远远不只“山寨”这么简单。

李宁和安踏等是如今少有的几家将目标瞄准一线城市的本土体育品牌。为了打响品牌,李宁去年与韦德签订了10年合同,而安踏也早早地签下加内特,并以“中国奥运史上赞助金额单笔最大”,拿下了中国国家队奥运领奖服的赞助权。

5月4日,韦德全明星签名鞋发售日当天,李宁的广州旗舰店被鞋迷们围得水泄不通。球鞋限量发售,到场的球迷只有通过先登记再抽号的形式,凭运气去购买巨星的球鞋。这样的状况,和“飞人乔丹”等国际顶级运动品牌的发售情况一样,而这也是李宁、安踏等品牌国际化战略的一部分。但作为中国本土体育品牌的“高富帅”,也有自己的烦恼。

5月2日,有媒体报道双方达成和解,和解协议包括两方面,一为阿迪王不得继续在产品、包装物、宣传材料上使用含有阿迪王三角标logo和“阿迪王”标志的商标;二为自4月7日起,阿迪王的所有店铺不得出现三角标和“阿迪王”字样,若出现违约,须赔偿300万元。虽然在前天,阿迪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与阿迪王相关案件仍在审理之中,协议尚未最终确定。但不可否认的是,经过5年的争执,本次事件终于进入了最后阶段。目前,阿迪王的天猫官方旗舰店页面中,已经没有了曾经的三角标,品牌标志,仅以英文标识“adivon”出现,而旗舰店的名称也为“adivon官方旗舰店”。不过,在公司名一栏,仍然填写着“阿迪王体育用品(中国)有限公司”。

“我多出200元就能买一双科比的签名鞋,为啥要去买一双600元的其他球鞋?”网友“囖ve科比”的留言,反映出消费者的购物心理。对此,某专业篮球论坛的球鞋板块版主兼资深球鞋收藏者表示,仅产品本身而言,国产品牌与耐克、阿迪相比并没有特别大的差距,但在决策、设计、广告以及市场营销等方面存在方方面面的差距,换句话来说,就是品牌形象亟待加强。

声势浩大,但两家公司却同时出现了业绩下滑。李宁的年报显示,公司去年收入67.39亿元,相比上一年跌幅达到了24.5%。公司亏损19.79亿元,为公司上市八年来首次出现年度大幅度亏损。而在2011年,李宁盈利3.86亿元。安踏也不例外,上市5年以来,安踏去年首次出现业绩下滑,年报显示,公司去年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4.4%,至76.23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1.5%,至13.59亿元。

虽然表面上略显被动,但因为目前正在搞促销,服装类多为折后不到100元,鞋类多为折后不到200元,阿迪王的销量上升很快。来自淘宝指数提供的数据显示,最近七天成交笔数环比增加277.8%。阿迪王与阿迪一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飞人乔丹起诉乔丹体育侵权一案,而同时,这种“傍名牌”或“傍名人”的现象,正是如今中国体育品牌的常态。甚至在安踏成功后,各种康踏、贝踏、锐踏、耐踏等品牌,都冒了出来。

2008年,阿迪以侵犯其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开始了对阿迪王的诉讼。

以杨家坪的一家工厂店为例,一件背心的价格折后不超过200元,而在促销时,还会降到75元甚至45元。而一双原价1099元的球鞋,工厂店的折后最低价为499元。